1. <ruby id="sa62l"></ruby>
    <span id="sa62l"><output id="sa62l"></output></span>
  2. 學習百年黨史 領悟法治思想 推進政法工作 奮力追趕超越

    最高法發布《人民法院服務和保障長三角一體化發展司法報告》

    2021年11月2日上午10:30,最高人民法院舉行新聞發布會,發布《人民法院服務和保障長三角一體化發展司法報告》暨典型案例并回答記者提問。此次發布會采用“線上+線下”的方式進行,最高人民法院副院長、第三巡回法庭庭長、推動長三角一體化發展司法工作小組組長高憬宏在現場出席,最高人民法院第三巡回法庭副庭長、推動長三角一體化發展司法工作小組辦公室主任馬巖,上海市高級人民法院副院長陳昶,江蘇省高級人民法院審判委員會專職委員畢曉紅,浙江省高級人民法院審判委員會專職委員程建樂,安徽省高級人民法院副院長徐致平等在線上出席。發布會由最高人民法院新聞發言人李廣宇主持。

    圖片

    圖為最高人民法院新聞發布會現場。胥立鑫攝

    圖片

    最高人民法院第三巡回法庭及上海、江蘇、浙江、安徽高院相關負責人線上出席新聞發布會。胥立鑫攝

    今天,最高人民法院正式對外發布《人民法院服務和保障長三角一體化發展司法報告》(以下簡稱報告)。報告的發布,是最高人民法院和上海、江蘇、浙江、安徽四地法院堅持以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為指導,深入學習貫徹習近平法治思想、主動服務和融入新發展格局的實踐展示,也是人民法院緊扣一體化和高質量兩個關鍵詞,服務保障長三角一體化發展的階段性總結。

    一、報告的起草背景

    長三角一體化發展是習近平總書記親自謀劃、親自部署、親自推動的重大國家戰略,是引領全國高質量發展、完善我國改革開放空間布局、打造我國發展強勁活躍增長極的重大戰略舉措。今年是長三角一體化發展上升為國家戰略三周年。

    2018年11月5日,習近平總書記在首屆中國國際進口博覽會開幕式上宣布支持長江三角洲區域一體化發展并上升為國家戰略。

    2019年12月1日,中共中央、國務院印發《長江三角洲區域一體化發展規劃綱要》(以下簡稱規劃綱要),明確了長三角一體化發展的指導思想、基本原則、戰略定位、發展目標和重點任務,為長三角一體化發展提供了行動指南。

    第十三屆全國人大四次會議審議通過的《中華人民共和國國民經濟和社會發展第十四個五年規劃和2035年遠景目標綱要》,明確提出“構建高質量發展的國土空間布局和支撐體系”的主要目標,要求加快推進長三角一體化發展。

    為長三角一體化發展提供有力司法服務,是人民法院肩負的重大政治責任和歷史使命。習近平總書記發表的一系列重要講話、作出的一系列重要指示批示,為人民法院服務和保障長三角一體化發展指明了前進方向、提供了根本遵循。

    人民法院胸懷“兩個大局”,牢記“國之大者”,始終站在黨和國家事業發展全局的戰略高度,深刻領會黨中央推進長三角一體化發展的重大現實意義和深遠歷史意義,認真貫徹落實規劃綱要要求,緊扣一體化和高質量兩個關鍵詞,堅持目標導向和問題導向,找準工作結合點、切入點和著力點,充分發揮審判職能作用,強化責任擔當,完善司法服務保障政策措施,努力滿足長三角一體化發展對司法的新需求。

    同時,人民法院深入研究新情況新問題,積極探索司法服務區域經濟一體化運行體制機制,加快推進審判體系和審判能力現代化,為長三角一體化發展提供精準司法服務和保障。

    二、報告的主要內容

    報告從五個方面介紹了人民法院服務和保障長三角一體化發展的工作情況。三年來,最高人民法院指導四地法院牢固樹立“一盤棋”思想,緊緊圍繞長三角區域經濟社會發展的重點領域、重點地區的發展需要,堅持一體推進和因地制宜相統一,優勢互補和合作共贏相統一,共同出臺一系列精準有效的服務保障舉措。

    一是加強組織協調,增強服務保障的主動性、協同性和前瞻性。

    自長三角一體化發展戰略實施以來,最高人民法院堅持改革創新,加強制度創新和機制探索,建立健全最高人民法院與長三角地區四地法院的溝通協調和聯動機制,自覺融入長三角一體化發展戰略工作全局。

    2020年7月,最高人民法院出臺《關于為長江三角洲區域一體化發展提供司法服務和保障的意見》;2020年11月6日,最高人民法院成立推動長三角一體化發展司法工作小組,并在最高人民法院第三巡回法庭設立辦公室;2020年11月26日,最高人民法院召開推動長三角一體化發展司法工作座談會,周強院長出席會議并作重要講話;2021年1月,最高人民法院制定《關于為推動長三角一體化發展提供司法服務和保障的實施措施》;2021年5月20日,最高人民法院召開人民法院推動長三角一體化發展第一次聯席會議,指導四地高院簽署《長三角地區法院執行工作“一體化”備忘錄》;2021年10月28日,最高人民法院第三巡回法庭與華東政法大學合作設立“長三角一體化發展司法研究中心”。

    同時,長三角地區四地法院亦積極探索服務保障長三角一體化發展的有效舉措,如四地法院簽署《關于長三角地區人民法院聯合發布典型案例推進法律適用統一的實施辦法》,聯合發布典型案例,出臺各省推動長三角一體化發展的行動計劃、實施意見等,積累了可復制可推廣的寶貴經驗。

    二是依法懲治各類犯罪,推動建設更高水平的平安長三角。

    2019年至2021年上半年,四地法院依法審結各類一審刑事案件53.4萬件,總體呈現下降態勢。人民法院堅持貫徹總體國家安全觀,堅決維護國家政治安全和社會穩定,對于嚴重危害國家安全、公共安全犯罪,嚴重影響人民群眾安全感的犯罪,報復社會型暴力犯罪,嚴重挑戰法律和道德底線、踐踏社會良知的重大犯罪,重大毒品犯罪及毒梟、職業毒犯,堅決依法嚴懲,嚴重暴力犯罪案件總體呈下降趨勢。

    樹立新時代正確司法理念,落實寬嚴相濟刑事政策,根據犯罪性質和具體情況,努力做到該寬則寬、當嚴則嚴、寬嚴相濟、罰當其罪。

    落實新冠肺炎疫情防控要求,出臺司法政策,依法懲治涉疫情防控犯罪,嚴懲暴力傷醫犯罪,保障經濟社會安定有序。

    始終保持對黑惡勢力犯罪嚴打高壓態勢,堅決貫徹黨中央決策部署,嚴格把握法律政策界限,確保掃黑除惡專項斗爭始終在法治軌道上推進,取得顯著成效,社會治安明顯改善,切實維護長三角區域國家安全、社會安定、人民安寧。

    嚴厲打擊危害人民群眾日常生活安全的犯罪,依法審理生產銷售注水牛肉案、網絡銷售有毒有害減肥藥案、惡意欠薪案、跨境電信詐騙案等,堅決守住百姓“米袋子”“菜籃子”“藥瓶子”“錢袋子”“舌尖上”的安全,切實保障人民群眾生命健康安全。

    依法懲治金融犯罪,健全證券刑事案件審判體制機制,依法審理集資詐騙等涉眾型經濟犯罪案件,最大程度減少人民群眾的經濟損失,維護金融安全。

    健全產權執法司法保護制度,依法保護企業家人身財產安全,讓企業家專心創業、放心投資、安心經營。

    三是緊扣一體化和高質量兩個關鍵詞,服務保障長三角區域經濟社會發展。

    2019年至2021年上半年,四地法院審結一審民商事案件672.1萬件,一審行政案件11.5萬件。人民法院聚焦長三角區域經濟社會發展重點領域、關鍵問題和現實需求,充分發揮審判職能作用,依法履職盡責,為長三角區域率先形成新發展格局、勇當我國科技和產業創新的開路先鋒、加快打造改革開放新高地,提供了有力的司法服務和保障。

    精準服務“六穩”“六?!?#xff0c;充分發揮司法促發展、穩預期、保民生作用,有效預防和化解涉疫矛盾風險;合力優化營商環境,最高人民法院發布一系列司法政策文件,各地法院積極探索,積極營造市場化、法治化、國際化營商環境,在高質量發展中促進共同富裕;推動創新驅動發展,全面深化知識產權審判領域改革,強化知識產權全鏈條保護,最高人民法院指導四地法院簽署系列文件,推動長三角區域知識產權快速協同保護;促進數字經濟健康發展,堅持發展和規范并重,促進公平競爭,推動數字經濟和實體經濟融合發展,服務“數字中國”“智慧社會”建設;服務深化供給側結構性改革,推動建立破產處置協調聯動機制,依法促進長三角區域產業優化升級;服務保障金融創新發展,聚焦上海國際金融中心建設等主要目標,夯實金融穩定基礎,防范化解重大金融風險;推動綠色美麗長三角建設,構建具有中國特色的專門化環境資源審判體系,把保護修復長江生態環境擺在突出位置,夯實長三角地區綠色發展基礎;服務全方位高水平對外開放,平等保護中外當事人合法權益,提升涉外司法效能。

    四是適應新時代要求,促進實現長三角高效能治理。

    人民法院聚焦長三角區域社會治理能力水平提升,積極回應經濟社會發展新形勢和社會生活新變化,主動融入社會治理大格局,以公正裁判弘揚社會正氣、保護誠實守信、懲治違法失德、捍衛英烈形象。

    強化民生權益司法保護,緊盯人民群眾的操心事、煩心事、揪心事,讓司法有力量、有是非、有溫度,讓人民群眾有保障、有遵循、有溫暖;弘揚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最高人民法院發布十大典型案例,充分發揮司法的教育、評價、指引、規范功能;積極融入社會矛盾多元化解大格局,堅持創新和發展新時代“楓橋經驗”,大力推進中國特色一站式多元糾紛解決和訴訟服務體系建設,促進矛盾糾紛系統化解、多元化解、源頭化解;推進爭議實質性化解,堅持把非訴糾紛解決機制挺在前面,推動定分止爭從終端裁決向源頭化解轉變;加強未成年人司法保護,最高人民法院設立少年法庭工作辦公室,在巡回法庭設立少年法庭巡回審判點,加強對巡回區法院少年法庭工作指導,傾心守護祖國的未來;認真貫徹實施民法典,深入學習習近平總書記重要講話精神,最高人民法院及時完善相關司法解釋和指導性案例,統一法律適用,回應社會關切。

    五是深化司法改革和智慧法院建設,推動審判體系和審判能力現代化。

    人民法院緊密結合長三角區域發展實際和實踐需要,一體推動專業化審判機構建設,加強上海金融法院、蘇浙滬海事法院和破產法庭、蘇浙皖知識產權法庭建設,健全專業性較強案件的集中管轄或專門管轄審判機制;科技賦能協同推進一站式建設,圍繞“集約高效、多元解紛、便民利民、智慧精準、開放互動、交融共享”目標,大力推進中國特色一站式多元糾紛解決和訴訟服務體系建設;深入推進以審判為中心的刑事訴訟制度改革,發揮庭審實質性作用,準確適用認罪認罰從寬制度,持續提升刑事審判質效;有序推進民事訴訟程序繁簡分流改革試點工作,積極運用智能識別系統,不斷優化司法資源配置;合力推動長三角執行工作“一體化”,準確把握執行“一體化”工作對于服務保障長三角區域經濟社會高質量發展的重要意義,努力打破行政區劃壁壘、強化政策協同;聯動深化智慧法院建設,最高人民法院成功舉辦世界互聯網法治論壇并通過《烏鎮宣言》,制定《人民法院在線訴訟規則》,以“數字正義”助推實現更高水平的公平正義。

    報告的發布,標志著新時代人民法院服務和保障長三角一體化發展工作邁入新階段、踏上新征程,人民法院將堅持以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為指導,深入貫徹習近平法治思想,認真學習領會習近平總書記“七一”重要講話精神,不斷提高政治判斷力、政治領悟力、政治執行力,切實把思想和行動統一到黨中央決策部署上來。緊緊圍繞長三角一體化發展戰略規劃,聚焦長三角地區經濟社會發展重點領域、關鍵問題和實踐需要,堅持問題導向、目標導向、結果導向,進一步深化體制機制改革,不斷強化自身建設,高起點謀劃,高質量發展,高水平融合,充分發揮審判職能作用,為長三角一體化發展提供更加有力的司法服務和保障,為實現全面建成社會主義現代化強國的第二個百年奮斗目標、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作出新的更大貢獻!

    人民法院

    服務和保障長三角一體化發展

    司法報告

    (2019-2021)

    目錄

    前言

    一、加強組織協調,增強服務保障的主動性、協同性和前瞻性

    (一)準確把握服務保障長三角一體化發展的重大意義

    (二)建立健全服務保障長三角一體化發展的制度機制

    (三)不斷加強服務保障長三角一體化發展的實踐探索

    二、依法懲治各類犯罪,推動建設更高水平的平安長三角

    (一)堅決維護國家政治安全和社會穩定

    (二)依法懲治妨害防疫秩序犯罪

    (三)深入開展掃黑除惡專項斗爭

    (四)嚴厲打擊危害人民群眾日常生活安全的犯罪

    (五)依法懲治金融犯罪

    (六)強化產權刑事司法保護

    三、緊扣一體化和高質量兩個關鍵詞,服務保障長三角區域經濟社會發展

    (一)精準服務“六穩”“六?!?/p>

    (二)合力優化營商環境

    (三)協同推動創新驅動發展

    (四)促進數字經濟健康發展

    (五)服務深化供給側結構性改革

    (六)服務保障金融創新發展

    (七)推動綠色美麗長三角建設

    (八)服務全方位高水平對外開放

    四、適應新時代要求,促進實現長三角高效能治理

    (一)強化民生權益司法保護

    (二)弘揚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

    (三)積極融入社會矛盾多元化解大格局

    (四)推進行政爭議實質性化解

    (五)加強未成年人司法保護

    (六)認真貫徹實施民法典

    五、深化司法改革和智慧法院建設,推動審判體系和審判能力現代化

    (一)一體推動專業化審判機構建設

    (二)科技賦能協同推進一站式建設

    (三)深化刑事訴訟制度改革

    (四)推進民事訴訟程序繁簡分流改革

    (五)合力推動長三角執行工作“一體化”

    (六)聯動深化智慧法院建設

    結語

    前言

    長三角一體化發展是習近平總書記親自謀劃、親自部署、親自推動的重大國家戰略,是引領全國高質量發展、完善我國改革開放空間布局、打造我國發展強勁活躍增長極的重大戰略舉措。2019年12月1日,中共中央、國務院印發《長江三角洲區域一體化發展規劃綱要》(以下簡稱《規劃綱要》),明確了長三角一體化發展的指導思想、基本原則、戰略定位、發展目標和重點任務,為長三角一體化發展提供了行動指南?!吨腥A人民共和國國民經濟和社會發展第十四個五年規劃和2035年遠景目標綱要》明確要求深入實施區域重大戰略,提升長三角一體化發展水平。

    人民法院堅持以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為指導,深入學習貫徹習近平法治思想,增強“四個意識”、堅定“四個自信”、做到“兩個維護”,牢牢堅持黨對司法工作的絕對領導,堅定不移走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法治道路,立足新發展階段,完整、準確、全面貫徹新發展理念,主動服務和融入新發展格局,積極適應長三角一體化發展面臨的新形勢新要求,緊扣一體化和高質量兩個關鍵詞,為長三角一體化發展提供有力司法服務和保障。

    一、加強組織協調,增強服務保障的主動性、協同性和前瞻性

    (一)準確把握服務保障長三角一體化發展的重大意義

    為長三角一體化發展提供有力司法服務和保障,是人民法院肩負的重大政治責任和歷史使命。習近平總書記發表的一系列重要講話、作出的一系列重要指示批示,為人民法院服務和保障長三角一體化發展指明了前進方向、提供了根本遵循。人民法院胸懷“兩個大局”,牢記“國之大者”,始終站在黨和國家事業發展全局的戰略高度,深刻領會黨中央推進長三角一體化發展的重大現實意義和深遠歷史意義,認真貫徹落實《規劃綱要》要求,緊扣一體化和高質量兩個關鍵詞,堅持目標導向和問題導向,找準結合點、切入點和著力點,充分發揮審判職能作用,強化責任擔當,完善司法服務保障政策措施,努力滿足長三角一體化發展對司法的新需求。同時,人民法院深入研究新情況新問題,加快推進審判體系和審判能力現代化,為長三角一體化發展提供精準司法服務和保障。

    (二)建立健全服務保障長三角一體化發展的制度機制

    自長三角一體化發展戰略實施以來,最高人民法院堅持改革創新,加強制度創新和機制探索,建立健全最高人民法院與上海、江蘇、浙江、安徽法院(以下簡稱四地法院)的溝通協調和聯動機制,切實提升服務保障長三角一體化發展的主動性、協同性和前瞻性,推動浦東高水平改革開放,支持浙江高質量發展建設共同富裕示范區。2020年7月,最高人民法院出臺《關于為長江三角洲區域一體化發展提供司法服務和保障的意見》,對相關工作進行系統全面部署。2020年11月6日,最高人民法院成立推動長三角一體化發展司法工作小組,進一步加強組織協調,并在最高人民法院第三巡回法庭(以下簡稱第三巡回法庭)設立辦公室,協調四地法院共同開展相關工作。2020年11月26日,最高人民法院召開推動長三角一體化發展司法工作座談會,周強院長出席會議并作重要講話,對人民法院服務保障長三角一體化發展進行了部署。

    2021年以來,最高人民法院制定《關于為推動長三角一體化發展提供司法服務和保障的實施措施》,明確任務分工,細化工作舉措,明確了服務保障長三角一體化發展的“時間表”和“路線圖”。召開人民法院推動長三角一體化發展第一次聯席會議,總結交流經驗,研究部署全面推進長三角地區智慧法院建設和執行工作“一體化”的具體舉措,指導四地高院簽署《長三角地區法院執行工作“一體化”備忘錄》。建立健全長三角一體化司法協同工作規劃制度、聯席會議機制和日常溝通機制,共同研究和協調解決司法服務和保障長三角一體化發展中的重大問題。密切與國家推動長三角一體化發展領導小組辦公室的聯系,自覺融入長三角一體化發展戰略實施工作全局。建立健全人民法院服務保障長三角一體化發展典型案例發布機制,統一法律適用,加強法治宣傳。2021年10月,第三巡回法庭與華東政法大學共同設立“長三角一體化發展司法研究中心”,深入研究司法服務長三角區域協同治理所面臨的重大理論和實踐問題,加強理論創新,積極開展高層次人才培養合作,為人民法院服務和保障長三角一體化高質量發展提供有力支持。

    (三)不斷加強服務保障長三角一體化發展的實踐探索

    四地法院牢固樹立“一盤棋”思想,打破“一畝三分地”思維定勢,緊緊圍繞長三角區域經濟社會發展的重點領域、重點地區的發展需要,堅持一體推進和因地制宜相統一,優勢互補和合作共贏相統一,不斷完善共建共享共保共治合作機制,多次召開長三角地區法院司法協作工作會議,共同出臺一系列精準有效的服務保障舉措。四地法院在重大案件審理和重大事件防范處置、知識產權司法保護、環境資源審判、法律適用統一、審判執行聯動、司法協作協助、跨域訴訟服務、信息數據資源共享等方面建立了會商、合作等機制,積累了可復制可推廣的寶貴經驗。

    四地法院簽署《關于長三角地區人民法院聯合發布典型案例推進法律適用統一的實施辦法》,建立健全長三角地區法院聯合發布典型案例機制,并于2020年5月聯合發布第一批長三角地區人民法院典型案例。位于長三角一體化發展示范區的上海市青浦區法院、江蘇省蘇州市吳江區法院、浙江省嘉善縣法院深化司法協作,在審判執行、訴訟服務、隊伍建設等方面形成協作意見,積累了有益經驗。上海法院專門出臺《關于貫徹落實〈上海市貫徹長江三角洲區域一體化發展規劃綱要實施方案〉的行動計劃》,明確了14項重點任務和46個具體項目,積極探索服務保障長三角一體化發展的有效舉措。安徽法院出臺《關于充分發揮審判職能作用為長三角一體化發展提供司法服務和保障的實施意見》,提出16條工作舉措。

    二、依法懲治各類犯罪,推動建設更高水平的平安長三角

    人民法院貫徹總體國家安全觀,統籌發展和安全,樹立新時代正確司法理念,落實寬嚴相濟刑事政策,堅持嚴格公正司法,依法懲治各類犯罪,深入開展掃黑除惡專項斗爭,切實維護長三角區域國家安全、社會安定、人民安寧,助力建設更高水平的平安長三角。2019年至2021年上半年,四地法院依法審結各類一審刑事案件53.4萬件,總體呈現下降態勢。

    (一)堅決維護國家政治安全和社會穩定

    嚴厲打擊滲透破壞顛覆、間諜、暴力恐怖、民族分裂犯罪,堅決維護國家政治安全特別是政權安全、制度安全。對于嚴重危害國家安全、公共安全犯罪,對于殺人、搶劫、強奸、綁架、涉黑涉暴、涉槍涉爆等嚴重影響人民群眾安全感的犯罪,對于報復社會型暴力犯罪,對于殘害老弱婦孺等嚴重挑戰法律和道德底線、踐踏社會良知的重大犯罪,對于走私、制造、大宗販賣毒品等重大毒品犯罪及毒梟、職業毒犯,堅決依法嚴懲,嚴重暴力犯罪案件總體呈下降趨勢。四地法院嚴格落實寬嚴相濟刑事政策,根據犯罪性質和具體情況,努力做到該寬則寬、當嚴則嚴、寬嚴相濟、罰當其罪。一方面,用好用足“從嚴”的一面,該重判的重判,有力震懾犯罪,依法判處“冰柜藏尸案”“28年前南醫大女生被害案”“樂清滴滴順風車司機殺人案”以及“衛敏殺害醫護人員案”的罪犯死刑;另一方面,切實體現“從寬”的一面,對具備法定、酌定從寬情節的案件,該輕判的輕判,發揮政策感召力,教育、感化和挽救大多數,促進社會和諧穩定,維護國家長治久安。

    (二)依法懲治妨害防疫秩序犯罪

    落實新冠肺炎疫情防控要求,出臺司法政策,依法懲治涉疫情防控犯罪,嚴懲暴力傷醫犯罪,保障經濟社會安定有序。上海法院依法審理上海某工貿有限公司、謝某某非法經營案,依法嚴懲疫情期間哄抬疫情防控急需用品價格牟取暴利行為。江蘇法院發布《關于妨害新冠肺炎疫情防控相關刑事案件的審理指南》,與省檢察院、省公安廳共同出臺《關于依法懲治妨害新冠肺炎疫情防控違法犯罪的會議紀要》,依法嚴懲危害疫情防控犯罪行為,對拒不遵守防疫規定、毆打醫護人員的罪犯從嚴懲處。浙江法院依法從嚴從快懲處制售假劣醫藥用品等各類妨害疫情防控犯罪行為,審結涉疫情防控刑事案件545件,判處罪犯716人。安徽法院審結涉疫情防控刑事案件211件。

    (三)深入開展掃黑除惡專項斗爭

    堅決貫徹黨中央決策部署,堅持依法從嚴懲處方針,始終保持對黑惡勢力犯罪嚴打高壓態勢。同時,嚴把案件質量關,堅持法定標準、法定程序,嚴格把握法律政策界限,確保專項斗爭始終在法治軌道上推進。堅持“打傘破網”“打財斷血”,緊盯“案件清結”“黑財清底”重點,取得顯著成效,社會治安明顯改善,人民群眾安全感顯著增強。江蘇法院、安徽法院被評為全國掃黑除惡專項斗爭先進單位。上海法院依法審結全國掃黑辦掛牌督辦的趙富強等38人特大涉黑案,有力打擊黑惡勢力囂張氣焰。江蘇法院依法審結全國掃黑辦掛牌督辦案件5件,對5年來涉黑涉惡罪犯減刑假釋案件開展“回頭看”,確保刑罰執行嚴格規范;建立健全“打財斷血”等17項制度機制,積極參與重點行業專項整治,提出司法建議938條,推動堵漏建制、長效常治。浙江法院依法審結虞關榮特大涉黑案,判處3名首要分子無期徒刑,判處其余63名被告人及26名“保護傘”有期徒刑,彰顯了有黑必掃、有惡必除、有“傘”必打的堅強決心。

    (四)嚴厲打擊危害人民群眾日常生活安全的犯罪

    堅決守住“米袋子”“菜籃子”“藥瓶子”“錢袋子”“舌尖上”的安全,切實保障人民群眾生命健康安全。上海法院依法審結趙秀濤等17人生產銷售注水牛肉案以及走私疫區冷凍肉制品案等案件。江蘇法院依法審結付志強等網絡銷售有毒有害減肥藥案,堅決打擊通過互聯網實施的危害藥品安全犯罪行為。浙江法院嚴懲惡意欠薪行為,依法對拒不支付勞動報酬的被告人追究刑事責任。安徽法院依法對“7·12”特大跨境電信詐騙案的79名被告人,以及實施“殺豬盤”電信詐騙的41名被告人予以嚴懲,有效發揮震懾作用。

    (五)依法懲治金融犯罪

    健全證券刑事案件審判體制機制,依法審理內幕交易、操縱市場、洗錢等金融犯罪案件,懲治危害資本市場的違法犯罪活動,依法對犯罪分子加大財產刑適用力度,剝奪犯罪分子再犯能力。依法審理非法吸收公眾存款、集資詐騙、涉P2P“爆雷”等涉眾型經濟犯罪案件,健全涉案財物追繳處置機制,最大程度減少人民群眾的經濟損失,防范化解重點領域金融風險,維護金融安全。

    (六)強化產權刑事司法保護

    嚴格落實“十四五”規劃綱要,健全產權執法司法保護制度,依法保護企業家人身財產安全,讓企業家專心創業、放心投資、安心經營。嚴格區分經濟糾紛與經濟犯罪、合法財產與犯罪所得、正當融資與非法集資,依法審慎適用強制措施,禁止超范圍查封扣押凍結涉案財物,堅決防止將經濟糾紛當作犯罪處理。依法甄別糾正涉民營企業家錯案,完善涉企產權案件申訴、復核、重審等保護機制,推動涉企冤錯案件依法甄別糾正工作常態化、制度化。上海法院依法審結某珠寶公司、吳某非法吸收公眾存款案,依法認定吳某等不構成非法吸收公眾存款罪,該案入選全國法院“平等保護民營企業家人身財產安全十大典型案例”。江蘇法院依法再審倪菊葆合同詐騙、非法吸收公眾存款案,認定倪菊葆不構成合同詐騙罪。

    三、緊扣一體化和高質量兩個關鍵詞,服務保障長三角區域經濟社會發展

    堅定不移貫徹新發展理念,自覺融入推進長三角一體化發展的國家戰略全局,充分發揮審判職能作用,聚焦長三角區域經濟社會發展重點領域、關鍵問題和現實需求,研究出臺精準有效的司法政策,依法履職盡責,為長三角區域率先形成新發展格局、勇當我國科技和產業創新的開路先鋒、加快打造改革開放新高地提供有力服務和保障。2019年至2021年上半年,四地法院審結一審民商事案件672.1萬件,一審行政案件11.5萬件。

    (一)精準服務“六穩”“六?!?/strong>

    認真落實中央政法委會同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公安部、司法部制定的《關于政法機關依法保障疫情防控期間復工復產的意見》,有效預防和化解涉疫矛盾風險;充分發揮司法促發展、穩預期、保民生作用,依法妥善審理疫情引發的相關訴訟,維護疫情防控秩序和經濟社會穩定。最高人民法院出臺審理涉疫民商事、涉外商事海事、執行案件等4個意見,指導各級法院妥善應對疫情引發的訴訟問題。四地法院積極運用“中國移動微法院”,為訴訟事項辦理由線下轉為線上提供新渠道,有效減少審判法庭、訴訟服務中心、信訪接待窗口的人員聚集,滿足人民群眾足不出戶即可辦理網上立案、訴訟、調解、信訪等訴訟服務事項的需求,有效保障人民群眾訴訟權利。

    上海法院發布《關于充分發揮審判職能作用為依法防控疫情提供司法服務和保障的指導意見》,圍繞依法審理涉疫情案件、妥善推進執行工作等方面出臺26項舉措,向社會公開涉疫情的合同、侵權、勞動爭議、破產、海事海商、金融、行政、執行等各類案件的法律適用問題問答五批56個;發布涉疫情防控典型案例20個,強化疫情防控法治保障。江蘇法院開展疫情應對專題調研,出臺19份審判業務文件加強常態化應對分類指導;蘇州中院緊急準許處于破產階段的企業恢復生產,保障緊缺醫療物資供應,調解兩起案值達5.5億元的金融案件,引導當事人達成延期還款協議,盤活企業流動資金;蘇州市吳江區法院依法妥善審理剛松公司司法重整案,借鑒“假馬”競標規則,創新適用“線下承諾出價+線上拍賣競價”規則確定重整投資人,最大程度保障破產企業的合法權益,降低破產成本;南通中院依法延長磐宇公司破產重整期限,推動恢復口罩生產,幫助企業“起死回生”;宜興法院緊急解凍遠東集團銀行賬戶,支持企業馳援武漢火神山、雷神山醫院建設。浙江法院依法運用綠色通道、活扣活封、信用修復、暫緩破產等方式,幫助企業打通梗阻、釋放產能;寧海法院對被納入失信被執行人名單的某醫療器械公司予以緊急“信用修復”,快速投入生產,兩個月內提供價值6000多萬元的醫療床、搶救床5萬張。安徽法院出臺保障疫情防控23條意見,開展“江淮風暴”執行助力復工復產行動和服務“六穩”“六?!睂m棃绦行袆?#xff0c;對1790家企業暫緩強制措施,為企業紓危解困。

    (二)合力優化營商環境

    法治是最好的營商環境。人民法院堅決落實黨中央關于優化營商環境的決策部署,積極出臺各類司法意見,加大產權司法保護力度,妥善審理涉民營企業案件,依法平等保護各類產權,積極營造市場化、法治化、國際化營商環境,在高質量發展中促進共同富裕。最高人民法院發布《關于充分發揮審判職能作用切實加強產權司法保護的意見》《關于充分發揮審判職能作用為企業家創新創業營造良好法治環境的通知》《關于為改善營商環境提供司法保障的若干意見》等一系列司法政策文件;會同國家發展改革委出臺《關于為新時代加快完善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制提供司法服務和保障的意見》,提出優化營商環境的一系列司法舉措;發布人民法院助推民營經濟高質量發展典型民商事案例。

    上海法院發布《推進法治化營商環境建設專項行動計劃4.0版》,確定61項優化營商環境具體任務,為優化營商環境明確“時間表”和“路線圖”;與市工商聯、市企業聯合會簽署促進民營經濟健康發展、共同搭建法律服務平臺的備忘錄,暢通民營企業維權渠道,依法維護民營企業和企業家合法權益;制定為企業家創新創業營造良好法治環境的實施意見,2019年以來先后發布依法保障民營企業健康發展典型案例三批共30個。江蘇法院與省工商聯建立服務民營經濟協作機制,開展“以案釋法進民企”等系列活動,促進企業防范風險、合規誠信經營;開展黨政機關和國有企業拖欠民營企業債務案件專項執行行動,執結921件,執行到位金額6.6億元;宜興法院依法支持企業和金融機構運用物聯網技術創新質押和貸后監管方式,70多家企業共獲得貸款13.5億元,有效緩解了中小微企業融資難融資貴問題。浙江法院全面落實《浙江省民營企業發展促進條例》,制定《2020年優化營商環境工作分工方案》,開展優化營商環境專項行動,促進涉企糾紛快速解決;建立健全與省工商聯溝通聯系機制,與相關部門共同制定提升執行合同質效、辦理破產便利化兩個行動方案,形成優化營商環境的合力;靈活運用“活封活扣”等手段,努力避免“辦了一個案子,垮了一個企業”?!吨袊鵂I商環境報告2020》顯示,杭州、衢州營商環境名列全國前十,其中保護中小投資者、執行合同、辦理破產3個指標均獲評全國標桿指標。安徽法院積極參與全省創優“四最”營商環境提升行動,出臺司法服務保障民營經濟高質量發展實施意見,對2013年以來的400余件涉產權案件開展評查,完成《立足司法大數據透視民營經濟發展》調研報告,發布20個涉民營企業典型案例;宣城中院設立經濟技術開發區產權保護巡回法庭,馬鞍山市雨山區法院建立涉民營企業案件大數據平臺。

    (三)協同推動創新驅動發展

    人民法院“堅持創新在我國現代化建設全局中的核心地位”,牢固樹立“保護知識產權就是保護創新”理念,全面深化知識產權審判領域改革,著力提升審判質量、效率和司法公信力,著力優化創新創造創業法治環境。緊扣長三角區域協同創新產業體系建設戰略,緊盯具有國際競爭力的先進制造業集群和科創中心,聚焦電子信息、生物醫藥、高端裝備、新能源、新材料、植物新品種等重點領域和關鍵環節,參與構建大保護工作格局,強化知識產權全鏈條保護,助力打造“科技和產業創新的開路先鋒”。最高人民法院會同國家知識產權局指導四地法院與當地知識產權局建立合作機制,加強長三角一體化科技創新知識產權保護,助推區域協同創新。

    四地法院簽署《關于在長三角生態綠色一體化發展示范區強化知識產權保護推進先行先試的若干舉措》《長江三角洲地區人民法院知識產權司法保護交流合作協議》,建立健全知識產權聯合保護機制,推動長三角區域知識產權快速協同保護。上海法院制定《關于加強知識產權司法保護的若干意見》《技術審查意見適度公開規則》等司法文件,完成《知識產權懲罰性賠償制度研究》等調研報告,不斷完善知識產權審判機制;強化進博會知識產權司法服務與保障,發布《關于加強知識產權審判服務保障中國國際進口博覽會的實施意見》,建立涉進博會案件立、審、執快速通道和專項審理制度;依法審結平衡身體公司與永康一戀運動器材有限公司侵害商標權糾紛案,對商標惡意侵權行為適用三倍懲罰性賠償;浦東新區法院和世界知識產權組織仲裁與調解上海中心合作,成功調解全國首例境外爭議解決機構參與調解的涉外知識產權糾紛,取得良好示范效果。江蘇法院出臺最嚴格知識產權司法保護36條措施、涉外知識產權審判工作紀要,修訂商業秘密民事案件審理指南、侵害商標民事糾紛案件審理指南;與省工商聯、省知識產權局等建立企業知識產權保護常態聯系機制,化解知識產權糾紛2701件,形成保護合力;依法審理華為公司訴英國康文森公司確認不侵犯專利權糾紛案,審結侵害小麥“寧麥13”植物新品種權、水稻“臨稻16”植物新品種權糾紛案,保障種業種源創新發展。浙江法院出臺《關于全面加強知識產權司法保護工作的實施意見》,嚴格保護知識產權;依法采取行為保全措施,采取行為保全措施的案件數量從2018年的5件增加到2020年的79件,及時有效制止侵權行為;2020年全省知識產權案件判決賠償金額總計15.1億元;推行知識產權嚴重侵權人“黑名單”制度,讓惡意侵權者寸步難行;出臺《知識產權民事案件在線庭審規程(試行)》,“中國移動微法院”運用率和訴訟文書電子送達率均達85%以上,積極研發以3D掃描技術為基礎的電子物證保存應用管理系統,建設“云上物證室”,解決知識產權案件的物證積壓問題。安徽法院與15家省直單位建立知識產權保護聯席會議制度,與省市場監管局等簽署《關于建立知識產權行政和司法保護協作機制的備忘錄》;發布《知識產權保護合肥宣言》,促進形成知識產權大保護格局;制定《知識產權類型化案件快審機制運行規范》,促進案件繁簡分流、快慢分道;審結侵害“鄭麥9023”植物新品種權糾紛案,對合法來源抗辯法律適用予以明確。

    人民法院強化知識產權刑事司法保護,出臺司法文件,嚴懲侵犯知識產權犯罪行為,保護創新成果。最高人民法院會同最高人民檢察院制定《關于辦理侵犯知識產權刑事案件具體應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三)》,加大知識產權刑事保護力度,加強對知識產權民事、行政和刑事案件審判“三合一”改革的指導。上海法院制定《關于常見知識產權犯罪的量刑指引》,與市檢察院、市公安局共同制定《關于調整本市知識產權刑事案件管轄的規定》,明確侵犯知識產權刑事案件的量刑規則和管轄規定;依法審理犯罪金額高達3.3億余元的李海鵬等9人侵犯樂高玩具著作權案,判處主犯有期徒刑六年,并處罰金9000萬元,嚴厲打擊侵犯知識產權犯罪行為。江蘇法院制定關于侵犯知識產權刑事案件的量刑指引,審結公安部掛牌督辦的“幽靈機”盜錄傳播院線電影案,該案入選國家版權局“2020年中國版權十件大事”;審結“童話大王”鄭淵潔實名舉報的“2·22”重大侵權盜版少兒出版物案,被國際保護知識產權協會評為“2020年度十大版權熱點案件”。浙江法院加大對侵犯知識產權犯罪的刑事打擊力度,2020年對818人作出有罪判決。安徽法院與省檢察院、省公安廳共同出臺《關于辦理知識產權刑事案件若干程序問題的意見》,完善知識產權民事、行政、刑事案件統一管轄機制。

    (四)促進數字經濟健康發展

    習近平總書記深刻指出,發展數字經濟是把握新一輪科技革命和產業變革新機遇的戰略選擇。人民法院統籌國內國際兩個大局、發展安全兩件大事,深入實施網絡強國戰略和國家大數據戰略,努力構建開放、公平、非歧視的數字營商環境。認真貫徹實施《網絡安全法》《個人信息保護法》《數據安全法》,堅持發展和規范并重,促進公平競爭,推動數字經濟和實體經濟融合發展,服務“數字中國”“智慧社會”建設。

    四地法院深入調研數字經濟、平臺經濟發展新情況新問題,依法公正審理涉及人工智能、網絡游戲等新技術新業態新模式案件,明確行為邊界和法律責任,保障數字經濟健康創新發展;依法公正審理涉數字經濟壟斷糾紛和不正當競爭糾紛案件,堅決維護市場公平競爭秩序和社會公共利益,防止資本無序擴張。上海法院成立互聯網司法研究中心,積極開展數字經濟領域司法裁判規則研究,形成《加強互聯網司法研究賦能在線新經濟》調研報告;浦東法院作出國內首例涉APP喚醒策略網絡不正當競爭訴前行為保全裁定。江蘇法院依法審理國內首例“反向行為保全”案,及時裁定恢復被刪除的交易鏈接,有效應對電子商務平臺惡意投訴難題。浙江法院緊緊圍繞全省數字經濟“一號工程”,開展關于網絡新型不正當競爭行為的調研,形成《關于涉平臺經濟案件審理情況分析》《平臺經濟案件司法處置難題及規范健康發展對策建議》等調研報告;公開審理“人臉識別第一案”,依法保護消費者對人臉等身份識別信息享有的合法權益,規范生物識別信息收集;依法審結“5G云游戲案”“企查查信息誤導案”“微信群控案”等一批典型案件,服務保障數字經濟健康發展;杭州互聯網法院審理“手機應用流量劫持案”,依法懲治網絡流量造假行為。

    (五)服務深化供給側結構性改革

    推動建立破產處置協調聯動機制,完善破產企業識別、府院聯動、執破銜接等機制,推動健全市場主體司法救治退出機制,依法促進長三角區域產業優化升級。上海法院設立上海破產法庭,推動成立破產管理人協會,大力推進“執轉破”工作;與稅務、金融監管機構共同推出30余項措施,創新破產管理人準入、選任和管理機制,積極推進“僵尸企業”清理工作;制定《破產案件辦案要件指南》,為破產案件的審理提供規范指引。江蘇法院建立企業破產處置省級協調聯動、企業破產涉稅事項辦理、簡易破產案件快審等機制,全面開展“執轉破”工作;發揮破產重整制度功能,促進161家企業起死回生;南京中院審理的江蘇省紡織工業(集團)進出口有限公司及其五家子公司實質合并破產重整案,以及睢寧法院審理的江蘇蘇醇酒業有限公司及關聯公司實質合并破產重整案被評為最高人民法院指導性案例;溧陽法院在“申特系企業破產重整案”中實現煉鋼高爐不熄火、3000員工不下崗,幫助企業引入戰略投資176億元,形成千億級新產能。浙江法院發布個人債務集中清理工作指引,依法支持企業家重新創業;溫州、臺州等地法院積極開展個人破產制度試點工作;上虞法院歷時15個月促成紹興“金盾系”企業破產重整,妥善化解債務84億元,有效防范化解區域金融風險。安徽法院與13家省直單位共同完善市場主體退出機制,妥善審理“徽鋁公司破產案”,幫助民營企業脫困重生。

    (六)服務保障金融創新發展

    遵循市場化法治化原則,堅持以人民為中心的發展思想,依法妥善審理各類金融案件,夯實金融穩定基礎,防范化解重大金融風險。最高人民法院聚焦上海國際金融中心建設等主要目標,緊緊圍繞服務實體經濟、防控金融風險、深化金融改革三項任務,制定《關于為設立科創板并試點注冊制改革提供司法保障的若干意見》,服務資本市場基礎性制度改革;修改完善《關于上海金融法院案件管轄的規定》,明確案件管轄范圍,優化司法資源配置,服務保障上海國際金融中心建設戰略實施。

    四地法院舉辦長三角地區中級人民法院金融庭長論壇,加強金融審判領域司法協作,促進法律適用統一;依法審理涉證券欺詐、P2P網絡借貸等涉眾型金融案件,有序推進涉互聯網金融案件清償工作,維護金融市場穩定。上海法院制定《關于服務保障設立科創板并試點注冊制的若干意見》,開通涉科創板案件“快立、精審、速執”綠色通道,完善“示范判決+專業調解+司法確認”全鏈條多元解紛機制;舉辦陸家嘴論壇首屆金融司法環境專題國際研討會,出臺《服務保障進一步擴大金融業對外開放若干意見》,與中國人民銀行上??偛亢炇鸷献鱾渫?#xff0c;推動建立市場引導、專業支持、風險防范等協作機制;研發金融審判數據分析及風險預警系統,實時進行金融風險監測與評估,發布中英文金融審判白皮書及法律風險防控提示書,運用簡報、專報等形式提出金融風險防范建議;依法審理石油掉期合約糾紛案,有效發揮裁判指引示范作用。江蘇法院適用代表人訴訟程序審理證券虛假陳述案,有效維護資本市場秩序;依法支持以保險保函作為反擔保,解除財產保全措施,降低保全期間涉訴企業賬戶凍結、資金占用等風險。浙江法院會同有關部門深化民間借貸協同治理,共同推進“職業放貸人”利息征稅協作機制,新收民間借貸案件數量顯著下降。安徽法院出臺加強金融審判執行工作意見,蕪湖法院、淮北法院設立金融法庭,安慶法院辦理的“府院聯動化解金融借款糾紛案”入選全國金融糾紛多元化解十大典型案例。

    (七)推動綠色美麗長三角建設

    人民法院牢記“只有把綠色發展的底色鋪好,才會有今后發展的高歌猛進”,深入踐行“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理念,積極回應長三角區域生態環境整體保護的發展需求,構建具有中國特色的專門化環境資源審判體系,夯實長三角地區綠色發展基礎;完善跨流域跨區域生態補償機制,堅持預防性和恢復性司法理念,加大環境公益訴訟和生態環境損害賠償案件審理力度,推進生態環境共保聯治。最高人民法院堅持從生態系統整體性和流域區域系統性出發,把保護修復長江生態環境擺在突出位置,開展“司法護航美麗長江”集中調研宣傳活動,發布《長江流域生態環境司法保護狀況》白皮書;成功舉辦世界環境司法大會并通過《昆明宣言》,對深化國際環境司法合作、推進全球生態環境治理產生深遠影響,江蘇高院、浙江高院在大會上分享環境司法保護成果與經驗。

    四地高院共同簽署《長江三角洲地區人民法院環境資源司法協作框架協議》《長三角六地市環境資源協作會議暨司法協作實施細則》,聯合發布環境資源司法保護典型案例,積極探索環境資源民事、行政和刑事案件“三合一”審理模式;貫徹落實“為全局計、為子孫謀”的“長江十年禁漁”重大決策,加強相關案件審判執行工作,嚴厲打擊非法捕撈行為;充分發揮上海、武漢、南京、寧波海事法院審判職能作用,加強相關區域內通??珊剿颦h境資源案件的審判執行工作。上海法院出臺《關于加強環境資源生態司法保護和審判專業化建設的若干意見》《關于進一步調整本市破壞環境資源保護刑事案件管轄的規定》《關于環境資源案件范圍的規定》,建立健全環境資源審判體制機制,實施案件集中管轄新模式;依法支持檢察機關、社會團體提起環境公益訴訟32件,與相關部門建立會商機制,共筑生態安全屏障;依法審結首例“洋垃圾”進口案、“廢油污染案”“非法捕殺中華鱘案”等一系列有重大影響的案件;上海市金山區法院審理的上海鑫晶山建材開發有限公司訴上海市金山區環境保護局環境行政處罰案被評為最高人民法院指導性案例。江蘇法院建立以南京環境資源法庭為核心的“9+1”環境資源審判體系,集中管轄相應省域內環境資源案件,設立黃海濕地環境資源法庭,精心保護世界自然遺產;與省檢察院、省公安廳等共同制定嚴懲非法捕撈刑事犯罪意見;充分發揮案件示范作用,3個案例入選聯合國環境規劃署首批中國環境司法十大案例;依法審理“向長江非法排污案”,判令排污者支付5.2億元環境修復費用和罰金;南京環境資源法庭在高郵湖現場審理特大“電捕魚”民事公益訴訟案,集中銷毀非法捕撈器材,農業農村部組織200多位漁業主管部門負責人及漁民代表旁聽庭審。最高人民法院新聞局、人民法院新聞傳媒總社、中央廣播電視總臺《現場》欄目共同組織的“現在開庭”全媒體直播活動聚焦徐州鐵路運輸法院在線審理的“史某非法捕獵野生斑鳩案”,共計40余家媒體平臺參與直播,1500萬人在線觀看,實現司法審判與生態科普、法治教育的深度融合;蘇州中院與大運河沿線6家基層法院共同制定11項措施,共同保護大運河自然風貌和歷史文化。浙江法院設立全國首個省級生態環境司法保護一體化平臺,健全重點地域、流域司法協作機制,共同守護綠色生態;依法審理規避機動車尾氣檢查的“‘年檢神器’系列產品案”,判決賠償大氣污染環境修復費用350萬元;依法審理“佐羅號輪船碰撞導致礦物油泄漏案”,維護我國海洋環境安全;湖州、衢州、麗水等地法院貫徹恢復性司法理念,發出“生態補植令”“土壤修復令”等司法令狀百余份,依法審結各類環境公益訴訟案件。安徽法院探索環境資源案件“恢復性司法實踐+社會化綜合治理”機制,發布《安徽法院環境資源司法保護狀況及典型案例》;在長江沿線、新安江源頭、巢湖沿岸設立生態巡回法庭,進一步加強對大江大河的生態司法保護,依法審理“通過暗管向長江違法排放有毒物質污染環境案”。

    (八)服務全方位高水平對外開放

    統籌推進國內法治和涉外法治,更好維護國家主權、安全、發展利益;平等保護中外當事人合法權益,提升涉外司法效能,服務高水平對外開放。最高人民法院認真貫徹《外商投資法》《優化營商環境條例》及相關司法解釋,加強國際商事海事審判能力建設,深入實施涉外商事海事審判精品戰略,出臺服務擴大對外開放意見、服務“一帶一路”建設意見,完善服務自貿試驗區建設舉措;健全域外法查明與適用機制,加強國際商事糾紛多元化解機制建設,不斷提升服務保障對外開放能力水平。最高人民法院依法審結安徽外經建設集團公司與哥斯達黎加東方置業公司保函欺詐糾紛再審案,準確適用《見索即付保函統一規則》,明確獨立反擔保函項下欺詐的認定標準,在國際商會銀行委員會會議上獲得高度評價;依法審結浙江隆達不銹鋼公司與穆勒-馬士基公司海上貨物運輸合同再審案,確立了托運人變更海上貨物運輸合同應受公平原則約束的裁判規則。

    四地法院依法行使司法管轄權,恪守國際條約義務,尊重國際慣例,準確適用準據法,審結了一批有重大影響的涉外商事海事案件,有效發揮規則指引作用,加快打造改革開放新高地;依法保障上海洋山港、寧波舟山港等重要港區建設,服務海洋強國戰略實施。上海法院制定《服務保障中國(上海)自由貿易試驗區臨港新片區建設的實施意見》,出臺司法服務保障浦東新區改革開放再出發意見、司法服務保障“一帶一路”建設意見;在全市法院建立涉外商事糾紛、調解、仲裁一站式工作機制,為推進高水平對外開放提供司法保障;加強進博會法庭建設,完善常態化工作機制,設立服務專窗提供一站式訴訟服務,依法高效審理涉進博會糾紛案件,2019年以來的相關案件調撤率達到73%;妥善審理涉釣魚島船舶碰撞等案件,宣示我國海洋領土主權,維護我國海洋權益;朝鮮豆滿江船舶會社與韓國海運株式會社船舶碰撞后,協議選擇上海海事法院管轄并適用我國法律,彰顯我國司法國際公信力;上海海事法院開發海事審判司法大數據平臺,積極推動海事審判與智慧法院建設深度融合,提升海事審判能力水平。江蘇法院聚焦構筑高水平對外開放新高地,在蘇州設立全國首家地方法院國際商事法庭;成立南京海事法院,該院成立一年即受理案件2306件,標的額共計74.2億元,審執結案件1621件,當事人涉及“一帶一路”沿線30多個國家和地區;南京、蘇州、連云港法院出臺有力措施,服務保障自貿試驗區建設;南京海事法院與省交通廳、省海事局等建立協作機制。浙江法院制定《關于為我省構建全面開放新格局提供有力司法保障的意見》《關于推進“最高人民法院國際海事司法浙江基地”建設的意見》,建立涉外商事海事審判信息專報制度;與省臺辦建立涉臺糾紛審判和行政協調對接機制,與省僑聯共同出臺《關于開展涉僑糾紛多元化解試點工作方案》,與海外僑團共建司法聯絡平臺,打造“海內海外聯動調解、線上線下多元共治”解紛模式,探索委托海外僑團送達機制,持續提升涉臺涉僑糾紛化解能力水平;寧波海事法院設立全國首個海事行政爭議調解中心,青田、文成等地法院設立涉僑網上法庭。安徽法院積極參加省臺辦組織的“貼心服務助臺企”行動,促進涉臺糾紛多元化解。

    四、適應新時代要求,促進實現長三角高效能治理

    人民法院聚焦長三角區域社會治理能力水平提升,積極回應經濟社會發展新形勢和社會生活新變化,主動融入社會治理大格局,切實發揮審判職能作用,服務保障長三角區域高效能治理。

    (一)強化民生權益司法保護

    人民法院堅持以人民為中心的發展思想,踐行司法為民宗旨,牢記“民之所盼,政之所向”,積極回應人民群眾新要求新期待,服務保障人民群眾安居樂業。緊盯人民群眾的操心事、煩心事、揪心事,自覺在保障人民群眾合法權益中有擔當、善作為,讓司法有力量、有是非、有溫度,讓人民群眾有保障、有遵循、有溫暖。第三巡回法庭充分發揮“家門口的最高法院”職能定位,深入開展“我為群眾辦實事”活動,切實解決人民群眾“最難最痛最煩”的矛盾糾紛化解難題,提供高效、便捷、利民的司法服務。

    四地法院“多謀民生之利、多解民生之憂”,加強對人民群眾人身、財產等合法權益的司法保護,補齊民生短板,平等保護城鄉居民人身權益,共同開展人身損害賠償城鄉統一標準試點工作和根治欠薪專項行動。上海法院成功調解“上海迪士尼樂園禁止攜帶食品案”,引導上海迪士尼樂園主動修改攜帶食品細則、優化安檢流程;依法審理“‘咸豬手’強制猥褻案”,讓違法者受到法律制裁。江蘇法院持續推進少年家事審判改革,三級法院全部設立專門化審判團隊,借助社會力量巧斷家務事;發布《涉老審判工作情況報告》和相關典型案例,弘揚敬老愛老傳統美德;開展涉民生案件專項執行行動,積極參與“護薪行動”,快立快審快執拖欠農民工工資案件;暢通涉軍維權綠色通道,維護軍隊軍人合法權益,南京中院涉軍停償工作受到中央軍委表彰;蘇州法院設立全國首家專業化勞動法庭,大力推進審判專業化和勞動人事爭議解決聯動機制建設,依法維護勞動者合法權益,推動構建和諧勞動關系;常州法院指導晨山村委會修訂“外嫁女”土地權益村規民約,一攬子化解糾紛20余起;鎮江法院依法妥善審理“山水灣公司土地承包經營權糾紛案”,積極組織當事人協商調解,推動當地特色農業項目穩步推進;睢寧法院審結“空巢老人要求子女探望案”,判令子女“?;丶铱纯础?#xff0c;弘揚尊老敬老良好風尚。浙江法院依法審理“強行啃老侵權責任糾紛案”,保障老年人合法權益。安徽法院與省婦聯共建婦女兒童權益保護機制,完善家事調解、案后回訪等工作機制;針對部分老年人運用智能設備不便等問題,增設特殊立案窗口,提供優質司法服務。

    (二)弘揚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

    堅持依法治國和以德治國相結合,充分發揮司法的教育、評價、指引、規范功能,以公正裁判弘揚正氣、保護誠實守信、懲治違法失德,旗幟鮮明捍衛英烈形象,努力讓新時代司法更有力量、更有溫度,讓全社會充滿正氣、正義。最高人民法院全面梳理2018年以來制定修改司法解釋過程中貫徹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的情況,發布弘揚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十大典型民事案例,會同有關部門出臺依法適用正當防衛制度的指導意見,依法懲治虛假訴訟行為。

    上海法院依法審理安盛物業公司訴王某勞動合同糾紛案,規范引導用人單位依法進行用工管理。江蘇法院研發全國首個“套路貸”虛假訴訟智能預警系統,出臺打擊防范“套路貸”虛假訴訟的兩個工作指南;審結“侵害劉磊烈士名譽權公益訴訟案”,堅決捍衛英烈形象;妥善審理“魚塘偷釣溺亡案”“醉酒攀橋墜亡案”,依法認定管理人未違反安全保障義務,不讓守法者為他人過錯買單;依法審理“捐款建橋被索賠案”,不讓公益熱心變寒心;依法審理“共享單車進小區被拒案”,支持物業公司依法履職;依法審理“團伙碰瓷勒索案”,追究“碰瓷者”刑事責任,助力營造風清氣正的社會環境。浙江法院審結“侵害黃繼光、董存瑞名譽權案”“侵犯消防烈士名譽權案”等民事公益訴訟案件,判決侵權人公開賠禮道歉、消除影響,以司法手段捍衛英烈榮光。安徽法院審結“未拴狗鏈致人傷害案”“私自捕蝦溺亡案”“侵犯涼山救火烈士名譽權案”等一系列有較大影響的案件;出臺防范制裁虛假訴訟工作指引,開展虛假訴訟糾錯專項行動,2020年對92名實施虛假訴訟的罪犯予以懲處,助推社會信用體系建設。

    (三)積極融入社會矛盾多元化解大格局

    堅持創新和發展新時代“楓橋經驗”,大力推進中國特色一站式多元糾紛解決和訴訟服務體系建設,主動融入社會治理大格局,為人民群眾解決糾紛提供菜單式、集約式、一站式服務,促進矛盾糾紛系統化解、多元化解、源頭化解。最高人民法院發布《關于推動新時代人民法庭工作高質量發展的意見》,積極服務基層社會治理,加強源頭預防化解矛盾。第三巡回法庭與中國證券監督管理委員會江蘇監管局簽訂《金融糾紛多元化解合作協議》,充分發揮金融專家在咨詢服務、息訪止紛、案件調解等方面的積極作用;探索訴源治理新機制,聯合社會各界,協同行政主管部門,共同化解信訪老案;邀請全國人大代表、全國政協委員、相關領域專家學者志愿參與訴訟服務工作,凝聚化解矛盾糾紛的合力,2020年以來共計值班110次,接待來訪人員123人次。來訪總人數和日均人數均持續下降,實現了審判機關重心下移、就地解決糾紛、方便群眾訴訟的改革目標。

    四地法院把加強訴源治理作為人民法院參與社會治理的主要任務,主動融入基層解紛網絡,打通多元解紛“最后一公里”,新收一審民商事案件數量呈明顯下降趨勢。上海法院與全市6400多家人民調解組織以及經貿、銀行、證券等行業調解組織互聯互通,構建“市-區-街鎮”三級訴調對接網絡,實現矛盾糾紛遠程調解、線上確認。江蘇法院積極推進“一法庭一品牌”建設,實現“審務進基層、法官進網格”全覆蓋,“法潤鄉風”“左鄰右理”等品牌得到人民群眾普遍認可;江蘇高院與省工商聯簽訂服務保障民營經濟健康發展協作機制的框架協議,吸納有經驗、有威望的商會領導、民營企業家參與調解,持續加大商會商事調解工作力度;全省設立商會調解組織332個,聘用調解人員1528名,各類商會調解組織有效化解商事糾紛3757件,化解標的金額達10億余元;與司法行政機關共同整合7種非訴解紛資源,與省消保委、中國人民銀行南京分行分別建立商品房、金融糾紛聯動化解機制,不斷完善非訴解紛體系。浙江法院不斷完善“社會調解優先、法院訴訟斷后”的矛盾分層化解體系,全省92家基層法院訴訟服務中心全部入駐區縣級社會矛盾糾紛調處化解中心;嘉興市南湖區法院與區工商聯調委會共同組織優秀企業家入駐社會矛盾調解中心,構建“線下調解+線上確認”工作新模式。安徽法院出臺《關于全省法院參與訴源治理推動矛盾糾紛源頭化解的工作意見》,完善先行調解、委派調解工作機制,總結推廣合肥市蜀山區矛盾糾紛源頭化解中心經驗,通過“線上警民聯調司法確認平臺”處理公安機關調處案件和司法確認案件,參與《安徽省多元化解糾紛促進條例》執法檢查。

    (四)推進行政爭議實質性化解

    堅持把非訴糾紛解決機制挺在前面,充分發揮府院聯動機制作用,完善行政爭議實質性化解機制,推動定紛止爭從終端裁決向源頭化解轉變。第三巡回法庭成功調解“王宇信訪申訴案”和邱龍軍訴江蘇省淮安市洪澤區政府行政強制案;訴前協調化解楊祥民等41人訴江蘇省邳州市人民政府等強拆行政行為及行政賠償系列案,取得較好示范效果。上海法院制定《實質解決行政爭議工作指引》,在全市三級法院設立行政爭議調處中心,促進行政爭議源頭預防和實質性化解,2020年一審行政案件協調和解率達到28.7%。江蘇法院與省司法廳建立預防化解行政爭議聯席會議機制,開展行政訴訟法律援助改革試點;連云港中院不斷完善行政調解協議司法確認制度,取得良好效果。浙江高院聯合省人民政府設立省級行政爭議調解中心,實現省、市、縣三級行政爭議調解中心全覆蓋,2020年全省共有36.6%的行政案件得到協調化解,新收一審行政案件同比下降20.3%。安徽高院與省司法廳共建行政執法與行政訴訟辦案平臺,完善行政爭議訴前調解機制,發布實質性解決行政爭議典型案例;依法妥善審理和協家禽養殖公司訴安徽五河縣政府行政強制案,監督支持行政機關依法履職,府院聯動實質性化解糾紛。

    (五)加強未成年人司法保護

    認真貫徹《未成年人保護法》《預防未成年人犯罪法》,依法懲治侵害少年兒童合法權益、破壞少年兒童身心健康的違法犯罪行為;堅持少年審判專業化改革方向,加強新時代少年法庭工作,健全完善中國特色少年司法制度,嚴懲危害未成年人犯罪,扎實推進未成年人權益保護和犯罪預防工作,努力為少年兒童健康成長營造良好法治環境。最高人民法院設立少年法庭工作辦公室,在各巡回法庭設立少年法庭巡回審判點。第三巡回法庭充分發揮審判點職能作用,加強對巡回區法院少年法庭工作指導,傾心守護祖國未來。

    上海法院不斷完善未成年人犯罪“圓桌審判”方式,嚴格執行未成年被告人犯罪記錄封存制度,審結全國首例“兒童權益代表人參與訴訟案”。江蘇法院設立少年案件審判機構44家,實現全省三級法院全覆蓋。浙江法院著力加強未成年人權益保護,2020年審結侵害未成年人權益犯罪案件392件,有效發揮震懾作用。安徽法院出臺《關于加強新時代未成年人審判工作的實施意見》,建立辦理未成年人犯罪案件7項配套制度,2020年回訪幫教186人次,未成年人犯罪率同比下降15.9%。

    (六)認真貫徹實施民法典

    民法典是新中國成立以來第一部以“法典”命名的法律,是新時代我國社會主義法治建設的重大成果。人民法院深入學習貫徹習近平總書記關于貫徹實施民法典的重要講話精神,深刻理解和把握民法典的核心要義和重點問題,推動貫徹實施好民法典。最高人民法院及時完善相關司法解釋和指導性案例,切實貫徹《全國法院貫徹實施民法典工作會議紀要》的有關要求,統一法律適用;不斷加強涉及財產權保護、人格權保護等重點領域的民商事審判工作和監督指導,及時回應社會關切;指導四地法院加強業務培訓,積極完成相關規范性文件的清理工作。

    上海法院通過編撰類案辦案要件指南、在“上海法院法律適用疑難問題網上咨詢系統”中開設專欄等方式貫徹實施民法典;通過新媒體發布《民法典適用與司法實務》專欄24期,制作微視頻、微課堂17期。江蘇法院組織編寫《民法典重點條文實務詳解》,成立“民法典宣講團”深入社區、企業、學校等宣講2996次,制作微電影、微視頻258個,利用新媒體發布宣傳作品2434期,與省司法廳合作編寫《漫畫民法典》,精選76個典型案例解讀民法典。浙江高院組織編寫《民法典背景下企業民事法律實務》,舉辦專題培訓12次,在浙江衛視“今日評說”欄目錄制民法典宣講節目。安徽法院組織開展“美好生活·民法典相伴”主題宣傳活動,舉辦“安徽法院大講堂”等民法典培訓33場。

    五、深化司法改革和智慧法院建設,推動審判體系和審判能力現代化

    人民法院堅持問題導向和目標導向,緊密結合長三角區域發展實際和實踐需要,進一步健全金融、知識產權、海事等專業性較強案件的集中管轄或專門管轄審判機制。協同推進一站式建設,有序開展訴訟程序繁簡分流改革工作,扎實推動執行工作“一體化”,聯動深化智慧法院建設,促進審判體系和審判能力現代化,為服務長三角一體化發展奠定堅實基礎。

    (一)一體推動專業化審判機構建設

    針對長三角區域經濟社會發展情況和案件特點,充分發揮長三角區域司法資源優勢,加強專業化審判機制建設,全面提升審判專業化水平。加強上海金融法院建設,聚焦建設“專業化、國際化、智能化世界一流金融法院”目標,建立健全金融審判體制機制,為國家金融戰略實施提供有力司法服務。加強上海、南京、蘇州、杭州、溫州破產法庭建設,因地制宜構建企業破產處置協調聯動機制,大力推進“執轉破”工作,助推長三角區域產業優化升級。加強上海知識產權法院和南京、蘇州、杭州、寧波、合肥知識產權法庭建設,完善與知識產權行政主管部門的程序銜接,共創大保護格局,實現全鏈條保護。加強上海、武漢、南京、寧波海事法院建設,推動寧波海事法院海事刑事案件管轄試點工作,不斷完善與公安機關、檢察機關的協調合作機制,有序推進海事審判“三合一”改革試點工作。設立上海、江蘇、浙江自由貿易區法庭,提升涉外商事審判專業化水平。加強南京等環境資源專門法庭建設,建立環境資源民事、行政和刑事案件“三合一”審判模式,推動環境資源案件跨區域集中管轄。積極發揮杭州互聯網法院示范引領作用,以國際一流標準深化互聯網司法改革,率先在平臺建設、規則創新、技術運用、網絡治理等方面形成可復制的改革經驗,高效化解涉網糾紛,為構建中國特色、世界領先的互聯網司法新模式做出積極貢獻。

    (二)科技賦能協同推進一站式建設

    最高人民法院圍繞“集約高效、多元解紛、便民利民、智慧精準、開放互動、交融共享”的目標,大力推進中國特色一站式多元糾紛解決和訴訟服務體系建設,出臺相關意見及配套規范,制定“總框架”和“路線圖”;指導地方法院訴訟服務中心轉型升級,通過“中國移動微法院”等平臺暢通在線訴訟服務渠道,提供立案、開庭、調解、送達等全方位服務。第三巡回法庭搭建覆蓋巡回區三級460余家法院的遠程視頻系統和技術人員工作平臺,實現巡回區所有法院之間跨域訴訟服務協作“點對點”直接聯通,為當事人提供更低成本、更高效率的“跨域立案”服務。

    四地法院牢固樹立“一盤棋”意識,緊扣一體化目標,共同簽署《長三角地區跨域立案工作規范》《長三角地區法院一站式多元解紛和訴訟服務體系建設司法協作框架協議》,全面建立常態化司法協作工作機制,共同構建多元解紛資源共享機制,強化涉訴信訪處置合作機制,合力化解社會矛盾;以“訴訟服務指導中心信息平臺”為統領,“一網統管”訴訟機制有效運行。上海法院升級網上訴訟服務平臺,設置“訴訟服務智慧艙”,為當事人提供立案、在線庭審、財產查控、智能答疑等全流程訴訟服務;上海法院訴訟服務平臺入駐上海政務“一網通辦”,直接面向4400多萬注冊用戶,讓人民群眾切身感受“指尖訴訟”的便利。江蘇法院以“一次辦好”為目標,推進訴訟服務集約化,將訴前調解、立案登記、速裁快審、保全、送達等事項集中到訴訟服務中心辦理,努力讓老百姓“走進一個門、事務一站清”,家門口的訴訟服務更加便捷高效。浙江法院發布訴訟服務規范省級標準,深化司法領域“最多跑一次”改革,實現訴訟服務跨區域遠程辦理、跨層級聯動辦理。安徽法院不斷豐富一站式訴訟服務內容,集成網上立案、訴訟咨詢、評估鑒定等50余項訴訟功能,60%以上的案件在訴訟服務中心有效化解,安徽法院“一站式建設”入選安徽省2020年度“十大法治事件”;蕪湖法院創新“鄰里法官解紛蕪優”工作機制,黃山法院設立“做退一步想”法官工作室,讓司法服務貼近人民群眾。

    (三)深化刑事訴訟制度改革

    深入推進以審判為中心的刑事訴訟制度改革,發揮庭審實質性作用,準確適用認罪認罰從寬制度,實現刑事訴訟資源合理高效配置,推進刑事案件律師辯護全覆蓋,嚴格落實罪刑法定、疑罪從無原則,不斷提升刑事審判質量和效率。上海法院積極推進“刑事案件智能輔助辦案系統”庭審應用,推進電子卷宗“單套制”改革,以信息化手段助推庭審實質化;與公安機關、檢察機關共同制定《關于適用認罪認罰從寬制度辦理刑事案件的實施細則》,推動認罪認罰從寬制度準確有效適用。江蘇法院出臺辦理認罪認罰刑事案件指導意見,加強審判業務指導;2019年至2021年上半年,啟動非法證據排除285次,依法宣告26名公訴案件被告人、55名自訴案件被告人無罪,裁定準予撤回起訴241件,切實保障人權。浙江法院審理的一審刑事案件認罪認罰適用率達到80.6%,2019年對初犯、偶犯等3.8萬名被告人適用非監禁刑,刑事訴訟制度改革取得良好效果。安徽法院會同相關部門共同發布適用認罪認罰從寬制度意見,加強律師代理申訴與法律援助的制度銜接,完成刑事案件智能輔助辦案系統建設,推動各項刑事訴訟制度落地見效。

    (四)推進民事訴訟程序繁簡分流改革

    最高人民法院指導四地法院有序推進民事訴訟程序繁簡分流改革試點工作,積極運用繁簡分流智能識別系統,優化司法確認程序,擴大簡易程序和獨任審判適用范圍,不斷優化司法資源配置。上海法院出臺小額訴訟、司法確認、特邀調解等十余項制度規定,有序推進改革試點工作;裁定確認調解協議有效率達到99.9%,小額訴訟程序和簡易程序適用率達到87.2%。江蘇法院出臺17項民事訴訟繁簡分流改革措施,南京、蘇州法院扎實推進改革試點工作,適用簡易程序、小額訴訟程序審結的案件數量持續上升;淮安中院建立“繁簡分流自動識別系統”。浙江法院積極穩妥采取改革措施,杭州法院開展電子督促程序改革試點工作,平均處理時間僅為14.3天,較同類案件減少21.6天,更好滿足當事人多元、高效、便捷的解紛需求;寧波法院一審民商事案件平均審理時間較試點前縮短8天。安徽法院出臺民事訴訟程序繁簡分流改革試點實施方案,2020年速裁快審案件303712件;合肥法院優化調解團隊、速裁團隊配置,推廣“要素式”庭審模式。

    (五)合力推動長三角執行工作“一體化”

    深刻把握執行工作“一體化”對于服務保障長三角區域經濟社會高質量發展的重要意義,努力打破行政區劃壁壘、強化政策協同,扎實有力推動執行工作“一體化”。最高人民法院于2021年5月召開“人民法院服務和保障長三角一體化發展第一次聯席會議”,研究部署長三角地區全面推進執行工作“一體化”的具體舉措,指導四地法院共同簽署《長三角地區法院執行工作“一體化”備忘錄》。會后,成立四地法院執行聯動協調工作小組,扎實推動長三角執行工作“一體化”闊步向前。

    四地法院堅持創新引領,積極運用大數據、物聯網等科技手段,優化“點對點”網絡執行查控系統,實現對被執行財產的“智”監管、“活”查封和“快”處置。2019年5月,上海市青浦區法院、江蘇省蘇州市吳江區法院、浙江省嘉善縣法院召開執行協作專題座談會,簽署《長三角一體化法院執行協作備忘錄》,并與三地相關政府部門簽署會議紀要,健全失信聯合懲戒機制,共同發布執行領域典型案例,共同推進執行工作“一體化”。2021年4月,全國首個跨省域執行領域全流程數字協同平臺“長三角示范區執行在線”上線,實現16個高頻執行協作事項一網通辦、一次辦結。2021年7月,上海二中院、蘇州中院、嘉興中院召開執行工作“一體化”推進會,共同簽署《執行協作備忘錄》,圍繞委托執行、協助執行、執行協調、資源共享等事項開展深入合作,長三角執行工作“一體化”取得新成效。上海法院將執行工作融入平安建設考評體系,推動構建跨部門、跨地區、跨行業協同聯動機制,織密全方位立體化執行網;積極推進“智慧執行”系統建設,扎實推進“執行案件智能輔助”“終本案件智能巡查”重點研發任務,不斷健全本地“點對點”網絡查控系統,推動實現執行辦案平臺互聯互通,執行各環節數據共享,“智慧執行”系統榮獲全國“智慧法院十大創新案例”。江蘇法院以執行指揮中心“854”模式為核心,運用現代科技進行迭代升級,建立以執行指揮中心為中樞,以“執行案件無紙化”和“執行事務中心”為依托的“一體兩翼”新機制,執行結案平均用時從176天縮短到80天,法定期限內結案比例從不到70%提升到96%。浙江法院創新推進執行“一件事”綜合改革,深化智慧執行,在全省法院統一辦公平臺上線“智慧執行2.0”模塊,實現全省所有執行案件在同一平臺全流程線上辦理。安徽法院以協同辦案、智能監管、在線公開、云端互動為切入點和著力點,大力推進全流程智能監管,建立健全“執行不能公示平臺”和“失信被執行人曝光臺”,連續兩年舉辦“6·18”“11·11”網絡司法拍賣節。

    (六)聯動深化智慧法院建設

    認真學習貫徹習近平總書記關于網絡強國、科技強國的重要論述精神,主動適應數字化變革,推動信息技術與法治建設融合促進,依靠科技創新驅動智慧法院建設,以“數字正義”助推實現更高水平的公平正義。最高人民法院成功舉辦世界互聯網法治論壇并通過《烏鎮宣言》,制定《人民法院在線訴訟規則》,出臺一系列指導性意見;明確提出以司法數據中臺、智慧法院大腦、在線法院建設為牽引,推動人民法院信息化4.0版建設的發展路徑,為各級人民法院加強智慧法院建設指明了方向。

    四地法院共同簽署《長江三角洲地區智慧法院信息資源共享平臺建設方案》,著力破除跨域執法辦案信息壁壘,推進辦案信息跨域網上交換流轉、共享共用。目前,長三角地區智慧法院“訴訟服務平臺”已依托長三角政務服務“一網通辦”平臺實現在線運行。四地法院堅持統一性與差異性相結合,根據不同需求精準施策,分區分層推進智慧法院建設,賦能審判執行工作;以電子卷宗隨案同步生成為重點,打造全流程網上辦案系統,實現節點可查詢、進程可監控、全程可追溯。上海一中院、蘇州中院、合肥中院、杭州互聯網法院共建長三角司法區塊鏈聯盟,打造“全流程記錄、全鏈路可信、全節點見證”的電子存證系統,上鏈數據總量超過56.6億條,通過區塊鏈調取電子證據6800余條,相關案件調撤率達到93.2%。上海法院推進“上海移動微法院”建設,初步形成“掌上訴訟”新格局,網上立案率達到73.3%;完成“遷網上云”工程,將上海法院信息化系統遷移到全市政務網統一運行;“法寶智查”智能輔助系統榮獲最高人民法院“智慧法院十大創新案例”;制定《關于在互聯網公開相關司法數據的若干規定》,設立司法大數據公開平臺,及時發布全市法院相關辦案數據。江蘇法院將32項訴訟服務鏈接入駐政務服務網,實現“一網通辦”,積極運用線上訴調對接平臺“江蘇微解紛”;南通中院成立“數助決策”實踐基地,通過大數據分析研判社會矛盾糾紛態勢。浙江法院積極運用“鳳凰金融智審”“智慧執行”等創新成果,建成全省法院統一辦公辦案平臺;嘉興法院與中國司法大數據研究院共同建立服務市域治理現代化聯動機制,以數字科技賦能社會治理。安徽法院積極運用法律法規智能查詢、智能語音服務、訴訟費用管理等系統,提升審判執行工作信息化智能化水平。

    結語

    長三角是我國經濟發展最活躍、開放程度最高、創新能力最強的區域之一,在全國經濟中具有舉足輕重的地位。新的征程上,人民法院將堅持以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為指導,深入貫徹習近平法治思想,認真學習領會習近平總書記“七一”重要講話精神,不斷提高政治判斷力、政治領悟力、政治執行力,深刻認識長三角區域在國家經濟社會發展中的重要地位和作用,切實把思想和行動統一到黨中央決策部署上來。緊緊圍繞長三角一體化發展戰略規劃,進一步深化司法體制機制改革,加強智慧法院建設,健全完善推動長三角一體化發展司法協同工作規劃制度和司法聯席會議機制,推動長三角一體化司法協作平臺建設。聚焦平安長三角建設、優化營商環境、創新驅動發展、數字經濟發展、綠色美麗長三角建設、高水平對外開放等長三角區域經濟社會發展重點領域,充分發揮審判職能作用,為長三角一體化發展提供更加精準有力的司法服務和保障。

    欧美俄罗斯XXXX性视频
    1. <ruby id="sa62l"></ruby>
      <span id="sa62l"><output id="sa62l"></output></span>